《长津湖》主角原型:时隔半个世纪回忆当年“长津湖战役”

《长津湖》主角原型:时隔半个世纪回忆当年“长津湖战役”

“朝鲜战争中,我最不愿意写的就是长津湖战役,我不知道可以有什么样的文字去还原哪怕百分之一的惨烈画面。”作家李玮说道。2021年,《长津湖》电影一上映登顶中国影史票房榜,长津湖战役的惨烈不断冲击着观众的心。

1950年的朝鲜,大雪纷飞,中国人民志愿军战士匍匐在朝鲜白茫茫的大地,零下30多度的气温,如同几千只小刀猛刺进皮肤的每一个毛孔,而他们的脑中只有一个想法——守住长津湖。手和枪杆冻结在一块,炮火还未纷飞,只有薄衣可穿的战士在寒冬面前已经死去了三分之一。

看着同自己一块参军的朋友已没了呼吸,新兵忍不住落泪,身旁的老兵劝说道:“别哭,眼泪会冻住的。”同时期美国空军正在这片大地上盘旋,两个美国人看见一大片匍匐不动的中国志愿军,打赌放炸弹看谁炸的死尸更多。在凛冽的寒风和漫天的炮弹中,很多18岁刚参军的男孩还未真正上战场,就牺牲在了长津湖边。

看着浑身结满冰仍保持战斗姿势的战友,坐在影院观看这一幕的李昌言早已泪流满面。93岁的他是政府特意邀请来观看《长津湖》的,而他也正是电影《长津湖》里伍千里的原型。

李昌言是最早一批“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的人民志愿军,当时的他年仅22岁。出生的岁月正是日本已占领中国大部分地区,东北沦陷,早在16岁就加入中国,打了六年,好不容易把日本打出中国。李昌言又被立刻派出去抗美援朝。而长津湖一战则给后续抗美援朝的胜利打出了坚实的基础。

“当时时间紧任务重,上级给的任务就是边前进边侦查,随机应变歼灭敌人。你问我歼灭的是那个谁,我不知道,结束之后才从上面得知刚刚的敌人是哪个师哪个排”李昌言回忆到当时的作战策略。

这场战争对抗的不仅是敌人,首先是当时刺骨的寒冬,中国人民志愿军只有一层薄棉衣,越到后面,除了脑子,他们浑身上下被寒冷的天气刺得麻木起来。再是食物,几个冻得发硬的土豆被战士们相互推来推去,硬得牙齿啃不动,只好含在嘴里等土豆柔软一点再下咽。而美军在战争的间隙有暖和轻巧的棉衣、有火鸡过圣诞节、有烤火设备取暖。

“每次消灭完敌人,战士们会抓紧时间寻找食物,有的时候晚一刻身体就撑不下去了。”李昌言随后说道,“捡完食物就捡枪械,在遍地是机械碎片的地上找寻可以用的枪弹,要知道,他们的一个可抵得上我们的十个。我们或许什么都没有,但是我们每一个人民志愿军用坚持胜利不怕牺牲的决心弥补这些差距。”

《长津湖》中的指导员原型名字叫庄原东,同李昌言从不同方向夹击美军,后方一个士兵传来指导员牺牲的消息。李昌言顿时忘记前方的纷飞的战火,只能看见手上沾满鲜血的敌人,大声吼了起来:“给指导员报仇,一个也不要留!”

君不见冲锋只是步兵打仗的一小部分,大多的时候则是行军和修筑工事。李昌元每当提起自己的四连,自豪之感便从坚定的眼神中流露出来。“我们是穿插尖刀连,很多时候,我们要在两个小时内走30公里,为了占领更多地区,赶到山头都是带小跑去的,累得要死,渴得要死,到了山头就得立刻修筑工事。敌人冲锋打过来,打了两天两夜都没打下来。”

有次攻破地方阵营后,有士兵报告发现一面美国的旗帜,如今正陈列在国家军事博物馆中。当时的李昌元看见那面旗帜,不管三七二十一就给它扯掉扔在地上,后面上来一个炊事员捡来起来当抹布。那场战斗他们干掉的正是美国重要的“北极熊团”指挥部,击杀团长麦克莱恩上校。

“打仗的时候不要考虑自己的生死,我觉得我们每次能胜利就是士气很高,每次冲锋就是一个劲往前冲,边冲边嗷嗷叫。”李昌元随后想起自己的战友。“胜利多不容易啊,我们多少的同志,都永远留在了那里。我的战友全都死了,只剩下我一个人。”

而这场战争的意义,也正如《长津湖》中所言——们把该打的仗打完,后辈就不用打仗了。我们也将永远铭记我们的先辈们,他们替我们负重前行,留下一片岁月静好,致敬“中国最可爱的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You may use these <abbr title="HyperText Markup Language">HTML</abbr>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